VR 资本泡沫调查: 上市公司“看不清未来”仍投资 洗牌期或至


不久前,周宇给他的朋友打了个电话,邀请他一起参加一个有关虚拟现实(下称“VR”)的展览。作为 VR 产业的一名分析师,他对此最初的兴趣源于 2014 年的一场讲座。

“2014 年可以算是 VR 元年,因为这一年开始有初具雏形的硬件设备出现,这让投资人和市场都看到了行业的未来。”周宇对记者说。

周宇的这一看法,实际上也被大多数行业人士认同。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此前两年还无人问津的 VR 产业,在 2014 年却突然获得 2.7 亿元的总投资,更在 2015 年和 2016 年上半年增至 24 亿元和 15.4 亿元,有关投资项目数也出现猛增。

然而正如所有新兴行业发展都将遭遇到困境一样,VR 产业的发展也并非一帆风顺,并在今年上半年遭遇了拐点。稍早前,暴风魔镜、米多娱乐和众景视界等多家 VR 企业出现欠薪、裁员,为行业的前景蒙上了阴影。

但在记者采访时,包括 VR 企业负责人以及多位行业分析师均认为,这轮寒潮或许并非行业的全貌,而是整体处于调整期,市场将渐趋回归理性。

VR 资本泡沫调查: 上市公司“看不清未来”仍投资 洗牌期或至 - 萌客(www.budkr.com)

投资疯狂

“VR 产业并不是 2014 年才出现的,只是这一年 Facebook 以 2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Oculus 后,将这一产业成功推向市场,才使 VR 热潮瞬间席卷全球。”周宇对记者说。

艾媒咨询分析师吴丽梅则认为,随着 2014 年国际科技巨头开始布局 VR 产业,以 HTC、Facebook 等为代表的公司纷纷推出了成品设备,并在随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不断普及,逐渐走向大众。

“实际上,互联网巨头布局 VR 后,进一步刺激了资本的介入,可以说是资本捧热了 VR 产业。”吴丽梅说。

根据艾媒咨询的统计数据显示,自 2012 年 VR 概念被外界熟知,有关这一行业的投资事件数和投资金额,出现爆发式增长的年份,是 2014 年后。

其中,2012 年和 2013 年,资本对 VR 产业的投资事件仅分别为 1 起和 4 起,投资金额则近乎可以忽略。但到 2014 年,投资事件与投资金额瞬间升至 17 起和 2.7 亿元。2015 年和 2016 年上半年,投资事件分别涨至 57 起与 38 起,投资金额则分别达到 24 亿元和 15.4 亿元。

不过,在吴丽梅看来,相比于国外科技巨头对 VR 产业硬件设备的投入与产出,国内在 VR 产业上的投入则更多集中于内容制作上。

“在硬件设备市场已经被 HTC、Facebook 和索尼等大型科技企业分食后,国内却选择了内容这一块的发展,因为国内厂商显然更清楚国内消费者的需求。”易观智库分析师赵子明说。

“根据我们的研究,预计 2016 年国内 VR 行业内容领域的市场规模将达到 6.7 亿元,而 2020 年则预计将达到 172.4 亿元。”吴丽梅解释。

国内企业对 VR 产业内容端的投入,也进一步体现在影视类上市公司的介入。根据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统计,A 股两市 25 家文化传媒概念上市公司中,对 VR 产业进行投资的,就达到 17 家,占比程度颇高。

此前,一位影视类上市公司高管对记者表示,VR 对影视行业具有颠覆性的可能性较大,同时又是各路资本追逐的热门,使得行业里的各家公司都比较紧张,“大家都怕掉队吧,虽然对未来可能大家都没底,也不清楚它(指 VR 产业)未来怎么样”。

与此同时,吴丽梅亦对记者称,尽管在一、二级市场上对 VR 领域各有布局,但仍出现一、二级市场联动增强的现象,甚至一度出现了二级市场倒逼一级市场投资的新趋势,“A 股上市公司积极布局 VR 产业,既为一级市场提供退出机制,还提供更高的估值溢价,大大增强一级市场布局 VR 产业的积极性,给 VR 创业带来投资红利。对于二级市场来说,则为其提供更多的资金涌入。”

VR 资本泡沫调查: 上市公司“看不清未来”仍投资 洗牌期或至 - 萌客(www.budkr.com)

告别“野蛮生长”进入洗牌期

然而,就在 VR 产业获得资本追逐,整个行业突飞猛进时,危机也在 2016 年下半年悄然来临,这首先体现的是 VR 企业的欠薪、裁员和破产。

2016 年 10 月,一度贵为 VR 内容领域的标杆企业米多娱乐,被媒体曝出欠薪传闻,称米多娱乐的员工及离职员工被欠薪长达半月-4 个月之久,并最终申请了劳动仲裁。

几乎同一时间,另一家 VR 头显公司众景视界,亦被曝出拖欠员工工资。这家成立于 2014 年,并在 2016 年 4 月发布首款 VR 产品 AlfaReal 的企业,被称“恶意拖欠员工薪水和报销 200 多万”。

而在 2016 年 10 月下旬,一度引领国内 VR 设备风骚的暴风魔镜,亦传出裁员数百人的消息。

尽管在此后接受记者的采访时,暴风集团 CFO 毕士钧称上述人员变动并非裁员,而是将人员分拆到其它合资子公司,但外界对整个 VR 产业的未来发展却陡生悲观。

周宇并不否认 VR 产业在此时遭遇到了瓶颈,并表示这一市场遇冷是事实,但并不能认为已经到了寒冬。他表示,正如以往新兴行业的发展,发展至一定程度时均会出现某个拐点,“现在就是 VR 的拐点,是一个洗牌期。往后发展的话,行业将从百花绽放逐步并购整合归于大企业领头,小公司生存艰难”。

吴丽梅则认为,2016 年下半年 VR 市场遇冷,尤其是 VR 硬件产品销量的大大降低,原因是国内行业的创新不足。

“VR 领域入局者增多,产品同质化严重,硬件创新跟不上。而山寨硬件产品在淘宝上低价出售,更是打压正品走向消费者。”吴丽梅说,“在这种情况下,针对 VR 的投资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放缓,这从增长速率可以看出来。”

VR 资本泡沫调查: 上市公司“看不清未来”仍投资 洗牌期或至 - 萌客(www.budkr.com)

不过,尽管 VR 产业的发展遭遇到了当下的困境,但上述多位分析师均认为此刻的变故或对行业未来产生正向意义。

赵子明称,国内 VR 市场随着 BAT 以及网易等大企业的进场,行业准入门槛将提高,一些小企业出现资金链紧张,继而破产的现象将难以避免,但他认为相比于过去两年 VR 行业的泡沫环境,经此一役后的 VR 产业将更趋理性。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由 萌客创业平台 原创,转载需注明原文来源及链接,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VR/AR创业项目寻求报道?请先查阅 寻求报道 后发邮件至 News@budkr.com 告诉我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