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被搬上春晚的 VR,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作者:VR 价值论(ID:vr-value)

除夕之夜,凌晨两点。

苏航从央视老台的门走出来,他大大舒了一口气。

“终于开始过…年…啦!”

兴奋溢于言表。

和他一行九人,两辆车,在夜幕下的三环疾驰。

除夕的夜,车很少,一路畅通,从央视老台到南五环的西红门,只用了十五分钟。

车外,烟花灿漫;车内,叽叽喳喳,闹开了锅。

他们刚刚完成了央视鸡年春晚主会场的整个 VR 播送,也是整个 VR 团队第一波离开的人。这会,直奔庆功宴。

1、背后的故事

苏航是本次春晚 VR 内容的总导演。一个月以来,他几乎维持每天不到 3 小时的睡眠。

此刻,春晚 VR 播送完美收官。用央视相关领导的话,“这一仗,干得实在漂亮。”

一路,苏航兴致浓烈,毫无困意。

一个月前,央视正式敲定,将与国内几家 VR 公司一起合作,对春晚的部分节目进行 VR 同步展示。其中,苏航所在的兰亭数字负责此次的主会场(央视演播大厅)和上海分会场的 VR 录制。

此后,苏航被选派为此次 VR 项目的总导演,协调所有分会场和主会场的拍摄。

这是春晚第一次采用 VR 的形式对节目进行呈现。据苏航称,春晚总导演杨东升,中央电视台副台长姜文波亲自点名力推 VR 这件事。

整个 1 月上旬,苏航一直在跟央视的各节目组,跟特殊设备科,大屏幕组,录音组,灯光组等等不停地碰,筹划此次 VR 节目到底要拍成什么样。

每一天,他需要在西四环的影视之家,西三环的央视老台,东二环的办公室,南五环的办公室来回多次。

前脚刚踏进办公室,忽又被一个电话叫回央视开会,这是常事。好多次,他在半夜接到电话,也得立即赶回央视,跟大伙探讨节目的拍摄。

1 月 15 号,春晚开始第一次连排,所有演员开始带妆表演,舞美、道具、灯光、视频、音效全部到位。

苏航开始正式对节目进行排查和筛选,选择适合用 VR 进行呈现的节目。

他开始一遍一遍地考察所有的节目。

“有些画面,在电视上看,电脑上看,都很美,90 分,不过一戴上 VR 眼镜,只有 70 分,这就得摒弃掉传统拍摄的思维。”苏航说到。

他告诉 VR 价值论,按 VR 的拍摄思维,不是所有的节目都适合,需要考虑演员人数、走位、舞美、道具等,还要考虑安全距离,VR 的机位震动等。最后,还得一遍遍亲自去试,到底哪个效果好。

“而最终选出来的节目,和一开始所想的,简直千差万别。”苏航说到。

一开始苏航选择的是 TFBoys,鹿晗等明星的节目,还有魔术,杂技,不过最后都一一被他 pass 掉了。

“拿魔术来说吧。那是电视魔术,需要跟摄像机进行配合,但 VR 摄像机了,全景,无孔不入,哪都看得见,全穿帮了,就没办法表演了。”苏航说到。

最终,选择的三档用 VR 进行呈现的节目只有《清风》,《中国骄傲》,以及《金鸡报晓》。

第一次被搬上春晚的 VR,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 萌客(www.budkr.com)

《中国骄傲》VR 版画面

“经过反复的测试,大型的,舞美比较漂亮的,光影变化比较复杂的,配有虚拟效果的节目,是比较适合用 VR 拍摄的。”苏航继续到,“语言类节目是最不适合的,你就看两个人在那说话,在 VR 里,这是件很尴尬的事儿。”

节目选好了,怎么拍又成了麻烦事。

在拍摄《清风》时,一开始苏航选择了俯拍,将机位架设在飞猫(价值菌注:一种空中拍摄系统)上,发现距离太远,而且从高空往下俯瞰,并不舒服。

继而他又尝试将机位放在舞台中间,让一堆人围着摄影机跳,这样用户在观看时,也会有一种强烈的包围感。

看似说得通的道理,最终还是证明不可行。

“这样你反而不知道该看谁了,局限在那,也看不到最终整个舞美的效果,一堆人围着你,视觉效果反而不佳。”苏航说到。

最终,苏航将所有花哨的拍摄方式全部去掉,将机位设置在舞蹈的正前方。

“就像古代宫廷的舞蹈,你是从皇帝的视角去观看,整个的元素,完全得到展现,真的是美!”苏航解释道。

第一次被搬上春晚的 VR,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 萌客(www.budkr.com)

《清风》VR 截图

原定计划 1 月 19 号正式进行拍摄,由于节目临时变动,《清风》和《金鸡报晓》直到 22 号才进行拍摄,《中国较傲》更是等到 24 号才拍摄结束。

这离 26 号的最终审查已经很紧张了。

后期制作团队彻夜不眠的生活,开始了。

郭瑞韬是此次的 VR 后期总监,他告诉 VR 价值论,原本需要两周的时间,现在给压缩到两三天,工期这么短,压力实在是大。

“两三天的工期,即使是传统视频,后期压力也也大,更何况 VR 视频。”郭瑞韬说到。

相比传统的后期,VR 的后期的确更加麻烦。

“比起传统视频来说,多了缝合这一步,这是很占工时的。”郭瑞韬说到。

由于全景拍摄,是由多个相机完成,因而包含多个画面。而画面和画面之间有接缝,也有重叠,因此需要重新处理,将其拼接为一个完整的,没有瑕疵的全景视频。

此外,VR 视频,在渲染上也比传统视频更费劲。

“传统的片子,最多也就 2K ,而 VR 拍摄的片子,均为 4K,质量相当大,在整个渲染上,时间用得更久,工序也更多。”郭瑞韬说到。

再一个麻烦事,就是包装。

由于是全景拍摄,整个场子的观众也被拍摄进去,影响了整个节目的观感。

“正面是节目,背面是观众席,一转向后面,就会有点脱戏了。”郭瑞韬解释道。

VR 制作团队一度因为这个事,犯了愁。

最后,后期团队想出一招,既能保证全景的体验,让观众专注到节目的氛围中。

“我们将 360 度的呈现,改为 180 度,背后根据节目的形态,进行整体的包装。”郭瑞韬继续说到,“比如《清风》,我们在背后延续了他的整体舞蹈风格,还根据颜色、情绪进行一些元素的变化,这样观众的体验,就很棒了。”

第一次被搬上春晚的 VR,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 萌客(www.budkr.com)

VR 后期截图

在熬了几个通宵之后,所有的成片,终于在 26 号之前,全部到位。

“原来高高在上的春晚,感觉上可望不可及,没想到,突然间,就在自己的身边了。”看着所有准备到位的片子,郭瑞韬感叹道。

2、他们的春晚

不过,春晚,仍然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存在。

春晚有着极其严格的审查制度,所有的节目,经一审二审三审,层层把控,才能最终被选送到国人的眼前。

苏航仍记得,第一天联排时,总共看了 6 个多小时,而最终春晚只有 4 个多小时。

大量的节目被毙掉,此外,几乎所有的节目都会重新调整。

26 号到了,这是所有节目最终必过的一道坎。VR 作品,也不例外。

苏航回忆当天,仍心有余悸。

包括主会场三个节目,上海风光片,节目花絮等在内的 20 多条片子,将进行最后的过审。

“春晚还是一个很严肃的事情,哪些话能说,不能说,说的对不对,那一定是审得很仔细得,不放过一丝一毫。”苏航说到。

从 26 号 8 点开始,一直到凌晨,结果还没有出来,苏航一直处在极度的焦虑中。

对于 VR 技术,以及内容的呈现,他是比较有自信的。但放到春晚上,他心里没底。

“春晚其实是个政治口的事,是不是符合整个国家宣传口的要求,是不是符合大众过年的口味,这个还真是有点把不准。”苏航继续。

与苏航一道焦急的,是所有的后期人员,齐刷刷守在后方,等待结果。

5 个小时过去了。

27 号凌晨一点,终于,结果出来了。

所有的片子,全部一次性通过,无需调整。春晚总导演、姜台长,以及评审会的领导成员,对片子的评价很高,称其是“一个将近 99 分的作品”。

得到喜讯的苏航,将消息第一时间发布到微信群,一时间,所有人才松了一口气。

一时间,红包乱飞。

第一道坎算是过去了,还有第二道坎——除夕之夜春晚的正式开播。

当晚,所有 VR 团队的人,一律从演播厅撤离,守在导播间。

第一次被搬上春晚的 VR,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 萌客(www.budkr.com)

VR 直播间

兰亭数字联合创始人庄继顺,当晚也在导播间,帮着协调一些事务。

6 点多到达导播间后,他便不停地在微信上查问、确认。

用他的话,“VR 这么新的技术,又是第一次用在春晚,保不准出什么岔子。”

庄继顺最担心的是服务器出问题。“做过 VR 你才知道,这是需要多么大的服务器支持。”

再一个,三档 VR 视频节目背后的特效包装,需要实时叠加,“这个也是怕出问题的地儿”。

当晚幕后花絮属于实时直播,后台人潮拥挤,机子也随时有被推倒的危险。

事后,他告诉 VR 价值论,自高考后,还从没紧张成这样,一晚上竟用光了两个充电宝。

除夕夜晚上 11 点 59 分,他发了一条朋友圈,哭着为自己打个广告,“终于能说了,兰亭团队全力支持央视春晚 VR,以央视春晚开启新征途。”

而在此之前,关于此次直播的所有信息,一律处于保密状态。

3、被认同的满足感

大年初一,郭瑞韬开始踏上返乡的路。

在记者接通他的电话时,他仍处于兴奋的状态。

“每天通宵,真的不觉得类,特别兴奋,整个人跟疯掉了一样,估计这两天会狂睡。”他说到。

提及此次春晚 VR 节目,他最难忘的还是刚刚拼接完《清风》,戴上 VR 眼镜的那一刻。

“在电视机前看了这么多年的春晚,从来没有过如此惊艳的感觉。”郭瑞韬说到,“那是一种完全的包裹感,你突然意识到,原来春晚的舞美竟这么花了这么多心血,如此顶级,平时通过电视看,信息丢失得太多了。”

郭瑞韬详细阐述到:

像整个《清风》的节目,它走的是蓝紫色调,灯光会从蓝色,变为比较跳的绿色,到最后再变为比较跳的桃红色。

如果是在电视上,看到的,无非是一张蓝色的构图,变为绿色的构图,那不够。

可是当戴上 VR 眼镜的那一瞬间,你发现你真的进去了。

整个深蓝色的光,那是一种神秘、忧郁的感觉;当他变为跳跃的绿光时,你会感到春天来了,生活的活力迸发出来;桃红色,一种美的喜悦出来了。你的情绪真的会变化。

整个舞蹈的元素被保留了,并且传递了出来。

“当时,真的有点感动了。”郭瑞韬说到。

第一次被搬上春晚的 VR,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 萌客(www.budkr.com)

《清风》VR 截图

他继续兴奋地说到,这就像你在表演魔术,最好的状态,不是引起观众的猜想,这是怎么做到的,而是让所有人被你的魔术感染,让他激动,让他开心。“还有什么是比调动观众的情绪更有满足感的事呢?”

谈到《清风》,苏航也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

“那天,当《清风》整个舞蹈,伴随着光影出现在我眼前时,我呆住了。那时,我就只有一个感受,我必须把它完完整整地传递给观众。”苏航继续说到,“这是只有 VR 才能做到的。”

就在春晚当天,央视 VR 春晚的总负责人谭阳,发了一条朋友圈,“这是今年最牛的 VR 节目,没有之一。”配的正是《清风》的四个截图。

“那是一种强烈的被认同的感觉。做艺术的人,最大的成就,不就是被人认可,记住吗?”苏航说到。

郭瑞韬也深有同感。

“以前,总感觉自己在小打小闹,没有那么多人真正去注意到你,可这是春晚啊,全国那么多人,都会看到我们的作品了。”他继续到,“我们做艺术的,真的不求什么,就只是想让更多人,看到、感受到,就好满足。”

他回忆起当晚主持人康辉的两次口播,“可以拿起 VR 设备,全方位多角度地点播 VR 精品节目”时,一个平时并不善言语的大男人,当时竟有点想哭了。

4、春晚“不计成本”背后

不仅春晚主持人不断提醒全国的观众,可以通过 VR 来观看春晚的内容,在广汽传祺的广告下面,也多次出现 VR 观看提醒。

第一次被搬上春晚的 VR,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 萌客(www.budkr.com)

春晚 VR 广告截图

苏航告诉 VR 价值论,本次春晚对 VR 的支持力度,确实非常大。

“从 2015 年到 2016 年,我大概做了 100 多次直播,说真的,从没遇到过支持力度这么大的。”苏航说到。

庄继顺对此也用了“不计成本”四个字来形容。

他告诉 VR 价值论,春晚真的是不计代价给予其服务器、CNTV 网络电视台,以及带宽上的支持,除此,为了拍摄,不惜调配所有人进行配合。

“基本拍摄的每个节目,都会专门为 VR 去布置一遍,演员的站位、表演,也会为 VR 去做专门的调整,有时候还会重来两三遍,这在演唱会是不可能的。”庄继顺说到。

据他透露,在桂林分会场,烟花表演专门为 VR 的拍摄重来了一遍。

此外,春晚对于 VR 的后期制作上,也是不惜血本。

“因为时间很紧,对于服务器啊,带宽啊,基本我们提什么要求,就满足什么。”庄继顺解释道。

本次,VR 拍摄首次使用了 H.265 4K 的压缩技术,这是目前最先进的压缩技术,可以将 VR 视频上传下载的总数据量,节省 40%以上。

“有了这个技术,再加上央视服务器给力,我们就可以将画质往上提升 40%以上了。这样以来,用户看到的画面可以达到 2K。”庄继顺怕记者没有理解,又加了一句,“不是分发的画面,是用户真正看到的画面。”

就在记者查阅各个 APP 上 VR 观影的评论时,对于画面清晰度,流畅度的好评率,竟没有差评。

“今年春晚在创新上主推的就是 VR,算是一个信号,能看得出,2017 年国家广电口对于 VR 总体的一个态度。”庄继顺说到。

其实,无论是 2016 年的十三五规划,还是 G20 大会,还是广电总局力推的“新媒体和融合媒体的结合”,都反映出,2017 年,广电口将大大推进 VR 在拍摄中的应用。

如今,庄继顺已将广电口放入 2017 年的重要战略。

“如果明年央视春晚还在 VR 上做尝试,视频后的特效广告,搞不好能卖一个亿,你信不信”。在北京回青岛的火车上,信号时有时无,庄继顺说完,信号又断了……

FromVR 价值论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稿件来源自 VR 价值论,转载需注明原文来源及链接。

文章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并不代表萌客平台立场。

相关VR/AR创业项目寻求报道?请先查阅 寻求报道 后发邮件至 News@budkr.com 告诉我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