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中国VR行业的教训,我们真的总结好了吗?


行业大,水也深, VR创业期恰似五月渡泸,深入不毛, 尤需兵精粮足。

“VR元年”已经过去,市场并没有如预想般爆发。虽然过去一年产业依然以高速发展,展示了它数倍超越传统行业超高成长性,尽管有众多公司来自不同领域的创业者接踵摩肩迈入VR产业,尽管产业有了来自国家和资本的关注和一定程度的投入,但是我们依然还未能实现这个元年初始时我们对产品、市场和营收的所有预期。

而且我还听说,你和你所在的组织还有许多未完成:下一轮融资还没到位,新品已经延期,销量KPI没达标,还没招聘到合适的商务,高调起步的VR产业园里还空空如也……

转瞬间,新年的第一个季度又过去近半。2017匆匆而至,除却产业建设的客观困难因素,我们的行业从业者是否有必要对过去的一年回头做一些总结?孟子曾云:行有不得,反求诸己。产业的遗憾,我们是否应该更多主动地从我们自身找些原因。

2016年中国VR行业的教训,我们真的总结好了吗?

近日,清华大学虚拟现实及人工智能产业研究院主任文钧雷先生专门为黑匣【微信公众号:heixvr】撰文。他认为,飓风起于青萍之末,尤其是在产业发展早期行业内因的影响异常重要,2016年中国VR行业的教训,尤其是产业层面的教训,我们很有必要做深刻的自省。

2016年中国VR行业的教训,我们真的总结好了吗? - 萌客(www.budkr.com)

文钧雷:黑匣首席专栏作家、清华大学虚拟现实及人工智能产业研究院主任,著有《虚拟现实+:平行世界的商业与未来》

彼此未达成默契 |创业者、投资人和用户三方预期相互未能达成满足

首先,创业者教育市场的策略值得反思。

一个产业发展早期的核心,是对行业、用户、产业的预期管理能力。目前,所有用户、资本和创业者,尤其以创业者为核心,对整个产业发展的预期管理能力还相对薄弱。这体现在早期对市场过度乐观,中期因为自身能力不足又对市场过度悲观。

比如早期,一些厂商急于教育市场,推出了一些过度低端或者服务体系不健全的产品,造成市场一定程度的反水。目前2C端变现情况没能达到乐观的预期。2B端至今的反馈总体看服务能力还有待深化,教育市场的仓促和轻率,导致了消费者一定程度的不满意,这也间接导致VR元年的各种困境。

创业者提供的产品让用户极端不满意,投资人对行业发展预期产生回冷,导致市场出现了一部分真空。各种因素作用下,不管是2B还是2C,尤其是在部分产品端,创业者、投资人和用户三方互相未能达成默契。

虽说彼此不满意,但核心问题在于部分创业者没有做好对市场的预期管理,在于其对从业门槛和所面临困难的预判不足,行业也因此出现了一些泡沫。创业者拿了投资人的钱做产品教育市场,但是因为产品还有一定的不足,造成了市场反馈并不积极,部分用户产生一定程度抵触心理。

资本依照创业者对其领域的认知和规划对产业做判断,而创业者没有管理好预期,进而资本也未能达成预期,同时用户受制于产品体系还处于再观望的状态。

同时资本对于产业的把握能力有显著缺失,投机和跟风意识显著,甚至部分投资人对创业者揠苗助长,投后管理能力显著不足的基础上对利益诉求操之过急。

建设一件事情很难,毁一件事情很容易。产业再好,也经不住一哄而上,只要有三个创业者跟投资人基于一件事讲出三个不同版本的“虚拟”的故事,那大家就不知道“现实”该往哪去了。

认知不足 | 部分创业者对行业理解不够深入就去创业,故事讲起来也难免随性

元年困境背后的另一个核心逻辑,是部分创业者对虚拟现实行业的理解非常有限。

企业选择方向的可行性,对企业本身成功与否起到决定性的影响,尤其是在产业早期。对于创业者而言,最大的困境是选了方向之后不知道应该怎么走,也不知道做这件事情需要具备什么样的能力,储备什么样的人才。

在不清楚的情况下,他们就拿自己的资源去创业,然后借产业的大势调动资本。部分企业从业资质的分数并不高,却希望依赖资本在一个复合领域创新,但对试错成本缺少预估,没有意识到迭代的长期性。对于一个垂直领域,很可能实际上几个复合背景的创业者或团队一起上才能解决问题,一个小团队覆盖显然力有不逮。

今天你觉得能做VR,只有5%的创新力,另一个团队也只有5%的创新力,但资本投20个5%跟投一个90%的人,结果肯定不同。有些领域你稍微懂一点不能解决产业的问题,你至少功力得过五成才能把这个事情做成。假如你只有5%的能力,那么怕你连讲出来的故事都不对。早期建设资源有限,可能资本才能做好这个整合,可是资本也许还不如你懂,所以,产业基金的必要性就在这里了。

当然,一个新兴产业的创业泡沫是需要的,但还是要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才能保证整体发展的节奏。行业大,水也深,产业创业期恰似五月渡泸,深入不毛,尤其需要兵精粮足。

中国正处于经济转型时期,资本也正向创新领域转型,在找下一个增长方向。创业者迎合了资本转型的趋势,而投资人本质上并不真正谙熟这个行业。加之VR产业异常庞大,故事足够多,资本也期待尝试。

假如说VR行业在2.0的2C期刚刚开始,不少涌入这个领域的创业者还处于学习阶段甚至是初学者,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对VR领域门槛的把握,以及对行业的敬畏之心。

以VR领域的人才教育为例,你首先要理解VR行业需要怎样的人才基因,你要研究不同业务链人才教育的知识体系结构是什么样的,此外,你还要懂人才梯度和教育设计,你还要在全球有限的产业人才里面发现并培养师资,最后在这个数十年的超长持续的创新期,你还要给VR未来50年的创新做引导和储备,才能保证教育的持续有效性。单单做好一个专项领域,也非常不易。

人才匮乏 | 现在的创业者还需要积累复合的知识结构和行业经验

2015年年底开始有不少VR领域投资案例,投资人扎堆跟风投的情况比较多,但对行业的把握和理解还相当不深入。

一体机刚做的时候,里面包含光学,显示,有操作系统,有整个供应链部分。实际上做这个终端的时候,创业者就需要具备复合的技术解决能力。你还是要看他的基因是否具备这样的创新水平,不能只有预期,没有投后管理及风险判断能力。

另一方面,虚拟现实B2C是一个非常大的业务链条,包括内容、平台、硬件,每个大生态里还有小生态,有非常复杂的业务结构。B2B2C领域,VR+各个行业,要懂VR的体系,也要了解传统领域,二者融合的业务创新、产品创新,甚至商业上的创新,经验不足或者行业新晋的创业者在这样的产业早期要跨过的门槛绝对不低。要跨过,要么凭经验要么凭借基因,最次的也要有足够的定毅来预计和面对困境。

在起步阶段,标准还没有确定,大家都觉得自己有机会,但你考虑没考虑过,进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产业的门槛?机会是个相对自身的随机过程,而你的内因参数恰恰决定了它的概率大小。

VR是个全复合的产业结构,过去几十年大家说的虚拟现实其实是虚拟现实仿真,客户都是B端的企业。2010年前后,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和半导体工业的发展,虚拟现实开始从2B端深度向2C端发展,以B2B2C、深度2B和B2C产业化的方式演进。

在VR行业中,知识体系复合结构跨界的现象非常严重。2B时代培养出来的人才对于2C业务而言延续度较弱。众所周知,卖一个简单的商品,2B和2C都是有所区隔的,对VR而言更是如此,而且过去80年在传统领域的积累,在从1.0向2.0过渡的时候有大量的知识体系要探索更新。

现在VR行业的领军人物和优秀创业专家,几乎都是从2B时代到2C时代转型期这个不到十年的阶段所培养出来的。这大概是产业异常艰难的十年,时间短,有知识的成熟人才还是少数。全球来看,具备这个领域复合创业能力的人非常少。

没有秩序 | 大家都想自己做,没想清楚自己该怎么做,要知道,想清楚、做明白跟干得漂亮是三重阶梯境界。

教育是最核心的。领军的创业企业如何理解和开拓这个领域对整个行业都有影响,如果先行者和领跑者走偏,那广大企业也不容易找对正确的方向。

2009年,硅谷的企业已经开始以2C的角度发展VR头显,后来也有知名行业机构收购,但由于是早期,收购价格还不高,影响力相对不大。Oculus的收购案例是全球开始普遍关注VR产业创新的跃阶点和标志,它对全球都有持续性的影响,尤其是在创新产业、资本市场和品牌层影响十分显著。

标志并不是全部内涵,但是普及意义重大,虚拟现实产业承担下一代计算平台的建设使命,具备广泛的牵引性。而在产业早期,资源和人才非常稀缺的情况下,规划和引导是必要的。作为全球VR产业发展早期十年的见证者,我很期望国家和资本能认识到产业发展的战略价值,并将优势资源向行业倾斜,高效的配置力能让中国的VR行业率先形成市场化的优势。

产业建设往往拥有严整的系统性,产品设计,技术、商业创新,生态结构建设,资金以及人才培养都是一个整体。大家在资源和能力不足的条件下,十分需要协同和资源整合。我们的技术、产品、生态结构、人才培养应该是一个整体,但是大家都想自己做,于是这个事情就乱掉。虚拟现实2.0之后面临的是个超长的产业创新期,创新者进入这个行业前,要考虑自己究竟有没有决心来做好这个事情。

虚拟现实的复合性较高,就是单一的垂直领域也是如此,这是产业分形的全息性,以VR人才教育为例,看似是做教育,但本质还是涉及VR的知识体系建设,还要考虑到人才的层次梯度,考虑到对于高阶类、传统转型类、储备类、学位类、还有职业类以及对应教学层次师资的配置和建设。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在更复合的创新体系下,这更难成于朝夕之间。

迷茫 | 缺乏行业敬畏感,行业预期管理能力不足,部分创业者心态有待成熟

虚拟现实产业的人才困境是产业发展阶段所注定要面临的。1.0阶段的从业者实现向2.0阶段的跃阶还需要一些思维的转变。

在元年,投资人看到的中国虚拟现实企业遇到的重要问题,其实在过去10年的这个产业里也都是经历过的,但学费交的还是不少,毕竟新晋者还是较多。有一些传统领域创业者刚刚迈进VR行业,面临困难既不愿意承担责任,在表态时也不客观,部分创业者甚至因为自己遭遇困境或者承担投资人的压力,便把问题推给行业或变相推卸责任,完全不考虑早期行业要进行有效预期管理,这是极不成熟的表现。

投资人投完钱剩下的就是把企业推到最前面的舞台接受检验,创业者的天职就是要解决问题和推动商业模式,作为拿到行业前期资金的创业者,要把产品创新、商业创新作为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这是你拿到资金的核心基础。

投资人给他点压力,他们就公开说说自己在这个行业很迷茫,又推说VR整个行业挣不到钱。把问题往行业推。殊不知对于一个早期产业而言,你开拓者是什么样的,行业就是什么样的,你拿钱时候故事难道是抄来的么?这么干怎么引领行业创新?

焦急 | 有的企业技术还不成熟,却急于教育市场

我以往曾做过做海外基金的产业投资顾问,在全球的布局角度,真实看到了国内发展创新产业的市场机遇。虽然本土的创新体系和土壤还有待完善,有些领域推动起来在早期异常艰难,但是回头来看,这些年在产业前端推动的一些案例和收获的VR+的经验还是非常有意义。

过去一年,全行业的努力确实极大了提升了中国虚拟现实在全球产业中的地位,这是值得肯定的。国内虚拟现实产业化的核心在于市场的规模、商业模式创新,以及移动互联网的基础环境。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市场环境的优势不代表就可以忽视技术创新。例如,有的终端设备企业技术还十分不成熟,甚至很长时间产品都停留在PPT上,却急于教育市场。而部分传统企业觉得VR是块大蛋糕,也不顾及产业规律,依照自己在所在领域的变现经验和行业渠道,盲目期待数据和变现,推出一些低端的缺少市场价值的产品,且不以用户体验做核心考量,这也促使市场出现一定程度负面的反弹。

投机 | 产业基金急需建立,产业投资及投后管理能力正待发展

投了这么多钱,要花在关键技术的创新上。首先要找对人,培养一大批做盒子的公司教育市场不叫关键技术建设,基金在产业投资逻辑上和投后管理能力上多数处于初期。

虚拟现实因为产业特点和所处的阶段,决定了它是国内平行于全球的第一个从零开始的产业。如何培养一个全球从0到1的产业,创建复合创新体系,实现虚拟经济与实业的融合升级是全球性的难题,但又不得不做,有了这个模型才有下一个增长的阶梯。在这个格局里,大家前面无人可抄,只能自力更生各显其能,也很公平,做得好你就可以引领产业、制定标准,做得不好那就只能被动跟随。

VR产业相对移动互联网更复杂一些,产业结构也不太一样。奇点时代,有越来越多的产业从0到1的发展,产业基金的建设也越来越重要。这就要求投资人对产业的发展要有更深层的认知,同时对于产业的孵化有更长的耐心。美国的创新体系决定了他更适应产业的孵化,虽然名义上没有专项的产业基金,但是投资人愿意看得长远一点愿意尝试。2017年中国会有后续产业基金建立起来,国家也看到了产业发展的价值,也会从多方加大扶持力度,这是我们乐于见到的。

总体来看,全球VR人才匮乏,VR领域包括投资人在内的所有人才都要培养。国外的产业基金,他们的投资人比创业者还了解行业,所以他们要布局,他们不是投机,布局的产业链节点打通之后,中长线的收益才是核心收益点。

作为早期产业,VR这件事情的核心就是产业层的预期管理,元年的不足就是多方的预期没能达成默契,最后多方还是形成了一定程度的掣肘,这体现出产业链各层预期管理和人才的罅隙。

毋庸置疑,行业发展有时候离不开一些泡沫,这也无疑等同于强推动力,相信经过过去一年的发展,全行业都收获了不少的经验和体会。在全球创业者、投资人、政府的努力下,虚拟现实依然保有高速增长,数据调查显示,大量的种子用户群对行业的发展有殷切的期望并储备了良好的购买力,一旦条件触达爆发依然可期。另外,大量的优质IP向行业集中,产业链上游高质量制作能力逐步演进,高性能终端也在实验室向产业化招手,B2B2C陆续实现中小规模变现。

纵观元年,虽未能尽如人意,但产业在各方面的困境下依然实现了跃阶性发展。一元初始,万象更新,元年某种意义上是个符号,相信这些收获可以成为后元年发展的最为宝贵的财富储备。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由 萌客创业平台 原创,转载需注明原文来源及链接,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VR/AR创业项目寻求报道?请先查阅 寻求报道 后发邮件至 News@budkr.com 告诉我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