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不愿意跳出期权的“骗局”?


你为什么不愿意跳出期权的“骗局”? - 萌客(www.budkr.com)

“谨慎的去选择一个初创企业,如果你选错了,真的可能会进退两难的。”

此前,有位读者叫黄锐明主动联系到我,表达了在互联网行业类似这样不靠谱的创业公司其实不少,它所毁掉的不仅是创始人自身,更多的是被“忽悠”一起创业的那些合伙人。而他,恰恰就是深圳大量创业合伙人中的一员。

“人生最宝贵的青春都付出在这里了,看着身边的同龄人一个个月入过万,组织了家庭,我却每个月拿几千块钱,依旧独身一人。”

如今,锐明守着一家前途未卜的创业公司,拿着根本无法兑现分红的期权协议,想着创始人曾经规划的一幅幅蓝图,不知道应该选择离开还是继续坚持。

同样是创业合伙人的庞杰告诉我,现在放弃意味着浪费了过去几年的青春,不放弃却又不知道所坚守的项目能否会真的有所回报,“几次想着离开,但最后总打退堂鼓。”

打工,意味着生意是老板的;

合伙,意味着事业是自己的。

所有的付出都在投资自己的未来。这使得大量追梦的打工者,不惜放弃稳定的工作,成为“事业”的合伙人。

但那些所谓的“期权”、“股权”甚至“发展空间”,能否给“合伙人”一个美好的未来么?下面从锐明和庞杰的故事中,你或许能够有所启迪。

一、拿应届生的薪资,却操着合伙人的心

“来了你们就不是给我打工的,而是公司的合伙人。”

三年前,冲着这句话,他们加入了一家互联网创业企业。入职时这家公司刚刚成立,创始人是位80后。其主力业务是一个APP应用。锐明负责项目的宣传推广,庞杰负责活动策划。

当被问及为什么要从大企业离职,选择这样一家初创企业时,他们都表示,大企业稳定但晋升空间小,而小企业有不可估量的前景和可能。

“刚开始工资只有4000元。”锐明说,三年前在深圳只能保证基本的温饱,和应届生的薪酬水平差不多,租个房子就没剩下什么了,至于存钱那根本是想也别想。但创始人承诺在转正后给他们每人5%的期权,深深吸引着他们,“这是自己创业最简单的方式了,除了不用投资之外,还有一点微弱的基本工资。”

公司太小,自然不可能为所欲为,很多工作上的职能交叉,让他们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为了争取项目的天使轮融资,他们需要准备大量的PPT,并将公司形象进行一系列包装,尽可能让投资人看到“希望”的一面。

“忙碌了2个月,终于有了点回报。”庞杰说,在开发部门刷了注册用户和留存的数据后,公司就顺利的拿到天使轮融资。与此同时,他和锐明也提前的转正,迎来了属于他们的期权。“所谓的期权,虽然只是CEO签字的一份协议,但我们都很高兴,因为我们是事业合伙人了。”

在庆功会上喝到酩酊大醉的他们,感慨赶上了好时代,让他们如此轻易就能拥有能够为之奋斗的终生事业。但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在天使轮融资之后,公司的停车业务便停滞了。

“因为CEO觉得这项业务可上升空间不大,所以不想花太多心思在上面。”锐明说,那个时候刚好外卖应用大热,所以创始人打算开发一个只服务深圳区域的外卖应用,试图在还没完全普及的外送市场分得一杯羹,“他告诉我们,哪怕最后没市场,只要有用户和数据,就能卖钱。”

在投入了大量研发经费之后,外卖应用正式上线了,然而锐明和庞杰又再一次承担了项目对外的形象工作,不停修改PPT也让他们俩喘不过气来,因为创始人又想通过这个应用的名义,再融一笔资金进来。

“说融资是为了公司的长远发展,但用现在的词来讲,就是‘PPT创业’。”锐明说,仅仅一年时间,他和庞杰就连续接触了多个新的互联网项目,而且每个项目只要能够“圈”到投资人的钱,就开始停滞了。

于是,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庞杰选择离开了公司。而锐明却因为放不下期权而留下来。

因为默认了自己是“事业”的一份子,所以公司任何一个战略决策,都有可能影响到个人未来所能收获的成果。但锐明其实是只有期权、股权却没有决策权的所谓合伙人,只能无力的跟着决策层所指定的方向执行,不能决定公司的方向,只能暗自期盼公司的战略布局是正确的,“被创业”有时候比打工更盲目。

02、那些从未兑现的承诺,成了合伙人坚守的希望

在承接了庞杰部分工作之后,锐明工资涨到了6000元每月。另一方面,“裸辞”的庞杰也开始寻找新的工作。为了有更多上升机会的他,依旧选择进入初创公司。

“还是期权加工资的形式,但和之前有很大不同。”庞杰告诉我,他新入职的这家电商公司,已经有成熟的业务板块,主要从事的是海外代购,并在淘宝和京东上都拥有店铺,销量业绩也比较稳定,“我主要还是负责线上活动的策划。”

庞杰在习惯新公司的工作同时,“留守”的锐明开始遇到新问题。因为资本市场渐渐趋于理性,创始人的“PPT创业”计划也宣告失败。没有了“忽悠”来的资金收入后,创始人不得不想办法筛选可快速变现的项目养活公司,并补上亏空的“窟窿”。

在老板的焦虑之下,每天开会讨论,耗费了职能部门大量的时间,为的就是从众多已有项目里找出一到两个可以实现快速盈利,“说起来简单,之前很多项目都是虚的,想盈利可不简单。”

最终,公司的战略主线回到了最初的停车应用上。为了能够尽快让公司有流动资金进入,创始人要求所有员工,都有义务承担起部分业务职能,而锐明则被派到业务部门,负责联系有可能合作的停车场,洽谈入驻平台的业务。

“因为公司盈利我也有分红,所以就当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创业讲究不了那么多。”于是他欣然接受了公司的安排。但心急的创始人每天都会要求所有人汇报进度,过强的工作压力与心理压力显然让锐明有点透不过气,“创始人总在洗脑说潜能是逼出来的,但我们每天连轴转十几个小时都在工作,也已经快到极限了。”

然后,锐明率先与某物业公司达成合作意向,物业旗下管理的近二十个小区停车场均顺利入驻了平台,实现停车位预约与联网支付功能。

“一时间我就被捧成了功臣。”实现业务上突破之后,他得到了创始人的嘉奖,顺利晋升为公司市场总监,成了所有同事努力的榜样。然而,合作小区的总量并不大,能为平台带来真实用户十分有限,所能创造的利润收益,也还不够填上之前亏损的坑,“连续几个季度下来之后,账面依旧是亏损的,大家也没能拿到分红,但业务压力却更大了。”

锐明在为拓展合作而发愁时,庞杰的公司也开始遇到新的危机。因为海外代购项目扩张太快,加上A轮融资迟迟未能谈妥,所以资金紧张,员工工资已经拖欠了一个月。早就成为核心管理层的庞杰,更是被“以身作则”为由,拖欠了三个月工资了。

很多进入创企的合伙人都会想,公司成功了,就能收获丰厚的回报,公司失败了,最多重新回归社会,找份工作一样能活。但当自己投入了精力之后,却会觉得已经很难割舍这份前途未卜的“事业”了。就像庞杰说的,梦想总要有的,或许,哪天项目就成功了?

03、病急乱投医的创始人,让“合伙人”进退两难

“困难都是暂时的,大家要看得够远,公司是大家的。”

这句话是创始人在公司资金最紧缺的时候用来挽留他们的。在公司里呆了两年之后,他却发现业务的发展、公司的规模,都与创始人当初所描绘的差了十万八千里。

“期权分红没实现,跨国公司没做到,IPO也没有,反而公司发展战略还三天两头换一次。”他向我展示了一份2016年度企业的工作规划,在密密麻麻的条目中,仅有一条是在年内实现了的,其余的计划都在各种战略调整的过程中,被忽略了,“本来规划是机密文件,但压根没实现的规划也就毫无秘密可言。”

然而,从今年开始,创始人把公司业务开展不顺的原因,归结为工作计划没有执行到位,并要求每个部门每个月都要提交大量工作计划,而且每份工作计划都要经过大量“论证”,如果通不过,部门还要继续修改、细化,直到创始人感觉满意为止。

“于是,我们各部门都在领导的带领下,为了做计划而做计划。”他表示,每个季度做计划就花掉了他们大量的时间,论证甚至连续几天都在开会,而且通过之后还要细化到日计划继续论证,“CEO总觉得支付工资就要得到丰满的工作内容。但相反,我们每天、每月、每个季度剩下可以做落地工作的时间很少。”

而最终,没有充足的时间可以实现计划落地,创始人则又将问题归咎到执行上,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死循环。就当庞杰在思考这是否是企业管理的个例时,锐明也陷入了为了计划而计划的漩涡中。

“更惨的是,我们几乎每个月都在改变战略。”因为停车项目收益成效慢,满足不了公司日常运营开销,所以总是举棋不定的创始人开始不停开拓新的业务,不停寻找新的合作,每每画出来的“大饼”,就需要所有人想办法实现。但每个项目商业计划做出来之后,就会有新的发展方向又诞生了,公司越困难,战略改变就越多,“或许从他的角度来说,他觉得这么多项目当中只要有一个成型就能够盘活整个公司。”

为了拯救公司,加班成了庞杰和锐明的日常,但已经成为公司核心管理层的他们,依旧拿着几千元的工资,面对这飞涨的物价而苦苦煎熬着。对于他们来说,或许成为所谓的“合伙人”还不如一个拿着固定工资的“上班族”。

“而当初也都想赌一把,赌对了我们就都是成功者。”

“锐明今年三十,而我三十二了,都到了而立之年。”庞杰说,这几年身边很多创业公司,都因为盲目转型或者内耗而倒下了,他们两人的企业也维持得很艰难,但因为习惯了把公司当成自己的事业,所以期盼着有朝一日,那张盖着印章的期权协议能够兑现分红,公司能够像创始人说的那样实现上市,自己也能走向人生巅峰。

04、不停的活在焦虑中,怕一离开它就成功了

诚如大家都说创业不易,但许多创始人往往从一开始就少了一份坚持的心。有太多的企业在憧憬未来时,画着同样的“大饼”的路上轰然之间的倒塌,而那些还没有倒下的企业,依然是通过计划和不停改变的战略计划,在不断的尝试中“续命”。也同样的有着大量的打工者因为“期权”、“股权”,甚至“晋升空间”的利益诱惑,成了众多不计回报的“合伙人”之一,跟着公司的创始人驰骋在未知的创业道路上,也燃烧着自己有限的青春年华。

或许你会说,这也是一种人生的历练吧。但待过两家创业公司的庞杰却表示,收获经验的前提是你要跟对人。判断一个公司靠不靠谱的前提是这个公司的创始人靠不靠谱。如果你遇上了不靠谱的创始人,那么除了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之外,并不会得到任何的收获,而能够成为小米一样成功的创业公司毕竟是极少数的。

“然后现在想来,在一家还没有效益的初创公司里,说期权股权等那都完全是在扯淡的。”交流的最后,锐明感慨着自己逝去的那三年的青春。

“今年,我已经三十岁了,事业上我还立不起来,但也很难下决心离开,生怕离开后它就突然成功了。”

05、 最后以太系想说:

“ 没有人能绝对预见一家公司的未来能否成功IPO。而期权的价值,更多的是公司的激励,最终能套现多少,取决于你对该公司前景的判断力和自己适应新公司的把控。你不需要对期权太过于幻想,保持平常心最重要。”

正如文章开头所言,签期权协议不如多观察创始人的人品,最终期权能否变现往往都取决于自我价值的提升。

1、“合伙人”概念下,一家独大是必要的

产品逻辑被验证、公司成熟、资本一轮轮介入后创始人股份被逐渐稀释,这是另一话题。但对于创业团队,在“合伙人”概念下,占股需要一家独大是必要的。

彼得-蒂尔在《从0到1》提及过关于“创始人悖论”的观点,他认为苹果的价值主要依赖于个人的个人愿景。“这表明公司创造新技术所运用的这种奇怪方式通常与封建君主制很像,而不是我们想象中的更‘现代’的组织。独树一帜的创始人能做出权威决策,激发员工强烈的忠诚度,提前做出未来几十年的规划。自相矛盾的是,由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士组成毫无人情味的官僚机构虽能长久持续下去,却鼠目寸光。”

2、先小人后君子,亲兄弟明算帐

这或许要一分为二看,如果作为合伙人,在最初便认为股权期权无所谓,而是更看重收入现金流或有其他考量,那么不谈股权期权、不签协议似乎也无可非议。

但如果问题出现在合伙人本来有意识要分得股权期权,却没有在最初谈及该问题以及签署清晰协议,那么责任其实并不全在旁人。法制社会,只靠意识是不够的。结果往往是”努力为你改变却变不了预留的伏线“。正如《大话西游》里唐僧说的:你想要说清楚就行了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

画饼充饥不如一纸协议。

3、创业股权兑现与创始人的契约精神直接挂勾。

一般来说,既然设置了股权分配,理论上就要按照契约精神进行股权兑现。但理论与实际的距离却往往可以环绕地球好几圈。由于创业公司“前途未卜”,股权未来是否能够兑现本身也是天然存在的风险之一,创业者或因此一夜暴富,或丢掉一张废纸。

但说到底,股权兑现的最终执行仍需要相当的契约精神自觉,从国内近几年创投圈出现的越来越多股权之争剧情来看,似乎这是一个比经济与法律层面更难解决的问题。

4、创始人未承诺期权但适时分红,是合理利益分配方式。

创始人应该在早期就设计好奖惩制度,规定合伙人干到什么成绩能拿多少回报,如果干不到应该少拿或者不拿,而不是在没有约定的情况下,用“没干好”把过去的成效全盘的否定。

* 注:员工期权价值=(单股票价值-行权成本)x股份-税费。

语录征集

你如何看待创始人承诺的“大饼”?

选出10名评论用户赠送小福利,嘿嘿嘿!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由 萌客创业平台 原创,转载需注明原文来源及链接,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VR/AR创业项目寻求报道?请先查阅 寻求报道 后发邮件至 News@budkr.com 告诉我们!

分享到